追蹤
Ares 生活的點滴
關於部落格
Ares 生活的點滴、美酒、美食、瑜珈、生活的藝術、密宗
  • 166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尋找藥師佛

燒珍寶香,這一段,我用我口語的方式描述一下:
一天,有個年輕的病患來找作者的上師治病,看了半天,作者的上師說:你沒病,到底你想看的是什麼病?那年輕的病人說:我得了窮病。所以作者的上師給了他一包香粉,教他如何燒後便走了。一年多後,那又遇到那年輕人了,但這次不是來看病,是來感謝作者的上師,因為那個香所以讓他一年內,從負債變成在尼泊爾買了一間房一輛車,並有富有了....。

我是凡人,當然動心起念的,照書上配方去中藥房買來燒一下,但是沒什結果。
後來,在花蓮遇見有人教煙供,燒一個蠻特別的香,那香是紅教的一個仁波切傳的,我便依法在家中燒,且開始在傳這個香的道場理聽聞佛法。
但一年過去了,香是燒了不少,每周也去道場,聽聽佛法、共修一下,還到很多地方做了大煙供,不過還是覺得沒什麼改善。
印像很深便是有一天我問仁波切:我這樣每天燒香、持咒,這輩子有沒有可能虹光化身。仁波切便直接回答:不可能。
這個不可能讓另一個可能出現了,我一個朋友開始學白教的法,我也在因緣際會的狀況下,開始修白教的法並且正式依止了白教的上師。同一時間,發現煙供不能在家做。
人生很妙。不過我很幸運,雖然中間繞了一小圈(臨終才發現走錯路,才叫繞一大圈),還是走上正確的路。
當然,在有生之年,還是希望如果能遇到像作者上師,有燒了會富貴的香的傳承,如法燒個一年,驗証一下是否真的有效。

第二個話題是煉汞藥。汞入藥,據作者書中所說,如果汞照傳統方法處理完後再入藥,是不會在體內殘留的。處理過程書中描述起來真的是非常的繁複,要先將汞依很複雜的方式純化,然後放入牛奶依一定的方法煉汞。
我們中醫其實也是會汞入藥,不過處理方法是利用水飛的製程。我最有興趣的是弄到一串固化汞的念珠,再來看能不能親眼看到汞藥的煉製過程,但對於服食汞藥則興趣不大。

尋找藥師佛
作者, 大衛‧克羅(David Crow).
譯者, 余慧敏.
出版社, 馬可孛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.
ISBN, 9867890620
出版年: 2003年11月24日
簡介:
尼泊爾是個古今融合之地,它交織著粗陋和美麗、疾病和貧窮,以及深奧的知識。一九八七年三月,大衛.克羅放下舊金山經營有成的針灸草藥診所,踏上這片反差極大的土地,實際探尋西藏佛教和印度傳統醫學阿育吠陀的醫藥知識。
抵達加德滿都未滿一週,他就認識了阿旺培傑醫生。這位老喇嘛被中共監禁和折磨多年後,逃到尼泊爾。接下來十年,克羅學潛心研習西藏診斷和治療的藝術及科學,師從培傑醫生、醫僧、尼泊爾首位女性草藥醫生,和教克羅如何煉汞的煉金師(天然汞是危險的毒藥,提煉後卻是一代代阿育吠陀醫者所用的良藥)等等。克羅用新學會的古老西藏和印度療法,分別在尼泊爾加德滿都和一座小山村裡開設診所,以傳統草藥治療各種病患,其中也包括在莊嚴的喇嘛寺旁乞討的乞丐。
《尋找藥師佛》是一部生動、讀之不忍釋卷的書,內容兼具冒險、探索和自我發現。它引領讀者走進大衛.克羅和其師父的生活和工作之中,是一趟進入喜馬拉雅山草藥和精神世界的奇妙旅程。克羅以抒情散文書寫珍貴的醫藥知識,以及他對尼泊爾佛教和印度文化的洞見;這部追尋喜馬拉雅山醫藥的十年紀錄,不僅喚起讀者對遙遠異地的美好憧憬,也揭開了西藏和尼泊爾醫療世界的神祕面紗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